女王醬

YOI小學生文筆寫手一名

【尤勇】《很想說愛你》 甜文(一發完)

【尤勇】《很想說愛你》 甜文(一發完)

※設定為勇利已到俄羅斯五年後,尤里二十歲(身高182)

~~~~~~~~~~~~~~~~~~~~~~~~~~~~

勇利到俄羅斯已經五年,維克托和勇利也相繼退役了,維克托取代了雅科夫的位置成為俄羅斯組的總教練,而勇利也跟隨維克托當助教。

有一天,米拉突然說了一個大家都好有興趣的話題「嘻,你們知道尤里奧有喜歡的人嗎?」

維克托把食指點在嘴唇上「嗯……好像沒聽說過?」勇利輕笑着說「哈,尤里好像把所有心思都只放在滑冰上吧,除了滑冰,他應該什麼也不喜歡?」

尤里突然就出現大吼「喂!不要擅自討論別人!而且我也是有其他的嗜好好嗎!」

勇利露出好奇的樣子「咦~是嗎?那尤里別一個喜好是什麼?」維克托也雀躍地搭着勇利的肩頭想聽尤里的話「我也想知道~」

尤里突然就一腳踹開了維克托「不要總是靠在豬扒丼身上!禿頭!」

勇利捧着肚子笑出來了「難道踹維克托就是尤里的另一嗜好了嗎?」尤里突然就害羞地大吼「不用你管,蠢材!」其實尤里是想說【想念你就是我的另一個嗜好…你會相信嗎?

尤里急步離開就跑到更衣室,他坐在長木椅子上雙手捂着臉【呀…又搞砸了……】

當初勇利來到俄羅斯的時候,尤里沒有察覺到自己原來如此喜歡勇利,他總是會發勇利脾氣。

每當他發脾氣,勇利也會唯唯諾諾的回應,從不會生氣,就好像一拳用力打在棉花上,棉花不但不會令你痛,還會讓你覺得軟綿綿好舒服

每當尤里生氣,勇利也靈出一面溫柔的笑容對他說「今天的尤里也很精神」之後就會繼續和他輕鬆地聊天,不會生他的氣。

慢慢尤里就愛上了對他非常溫柔的勇利,可是他不懂要如何向勇利表明心意,他不奢求勇利會愛他和他交往,他覺得勇利不一定能接受和男人交往,但至少他想勇利知道他這份心意。

勇利輕輕的推開更衣室的門,用試探的語氣說着「尤里?真的生氣了嗎?」為了掩飾自己的害羞,尤里別過面「哼,沒有」

勇利走到尤里的面前,輕輕摸着他的頭溫柔地吐出一句「那就好了」尤里一手就甩開了勇利的手小聲地說着「我又不是小孩子…」但其實他心中是這樣想【好喜歡這樣…勇利…真的好喜歡你……】

勇利輕輕笑着「好吧,不經不覺之間,尤里也長大了。五年,真的過得很快」尤里突然就嗆了勇利「哼,怎麼,老了不想再滑冰了嗎?」【為什麼突然這樣說…是想離開俄羅斯了嗎…】

勇利拍了拍尤里的肩頭「放心,我暫時還沒有離開的打算」勇利好像能讀懂尤里的心,直接解答了尤里內心的問題。

尤里突然就站起身離開更衣「我才沒有擔心啦!」勇利看着尤里離開的背影,溫柔地笑說着「真可愛…」

每一天,尤里也會想和勇利搭話,但尤里實在是說不出什麼可愛撒嬌平靜的話。

尤里看到勇利喝可樂時會嗆他「我看你真的想當一隻豬!」之後就會一手搶過勇利的可樂自己喝掉,勇利會笑着說「你想喝我再去買給你就好了」尤里什麼都沒說心中默默想着【那就沒意思了…】

尤里永遠都是口不對心的,他很想跟勇利告白,他很喜歡勇利,但又怕會出口傷人;他想對勇利好,但也許勇利從不知道。

其實尤里只想說一句【我真的好愛你,你知不知道?】

當維克托雀躍地問勇利「嘻~今晚勇利要不要一起去聯誼?可能會認識到可愛的女孩子喔~是時候脫單了喔~」

勇利在考慮的時候尤里就會嗆他一句「哼!誰人會喜歡一隻豬?我看你還是不要去」【不要去…我不想你認識其他女生…】

但勇利卻突然說「我去,我也想在俄羅斯認識多點朋友」米拉興奮拉着勇利的手肩「太好了~我有好幾個朋友也說想認識勇利~她們都是美女~你應該會喜歡~」維克托也戲言說「說不定勇利會大受歡迎~」

聽到米拉和維克托的話,尤里開始擔憂起來【不要去嘛…勇利我想你只屬於我一個】「蠢材!」尤里突然就對勇利吼了一句就生氣地跑掉。

尤里心中想着【我自然是比不上那些可愛又溫柔又或者是熱情奔放的女生…但我真的好愛你…】

離開了冰場,尤里直接就奔跑回家了。

回到家中,爺爺看到尤里的表情好像有點不對勁「尤拉奇卡?還好嗎…你看起來好苦惱的樣子」尤里搖搖頭「爺爺我沒事,只是有點累,我先睡一回」

尤里在床上醒來的時候,他看了一下手機【7:23……蠢材豬扒丼現在應該在被女孩子們圍着笑得很高興吧…蠢材……】

尤里帶着沉重的腳步走到客廳,他打呵欠揉着眼睛「喔呵…爺爺可以吃飯了嗎…我餓了」爺爺在廚房大聲地回應「可以了,你先坐好吧」

尤里忽然就看到勇利幫忙從廚房把飯菜拿出來「終於醒了嗎?是最近的練習太累?要減短一點點時間嗎?」

尤里一面驚訝呆滯地看着突然出現的勇利「你…為什麼……」勇利把飯菜放下,自然地坐到尤里的對面「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我覺得尤里好像生氣了,所以還是不去比較好」

尤里害羞地低下頭吃着飯「哼!不用你管!」爺爺也坐到餐桌前「尤拉奇卡,有什麼應該好好和助教說清楚,不然勇利會好煩惱吧!他從下午五時就開始坐在家中等你醒來了」

尤里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吃飯「好好,我知道了,我盡量」【這樣的事…說不出口吧…喜歡勇利的事……】

勇利好像在回應尤里心中所想地吞出一句「不用急,慢慢來,我會等着」爺爺也說了一句「不要吃那麼急,慢慢吃嘛」

尤里被搞得有點混亂了【到底豬扒丼你是在說什麼…】

吃完飯後,勇利幫爺爺收拾餐具,讓爺爺可以早點去睡覺,尤里卻自己偷偷跑回了房間。

勇利輕輕地叩着門「尤里奧?我可以進來嗎?」尤里把頭埋進枕頭回應了一句「嗯……」

勇利慢慢地走到尤里的床邊坐下「是練習太累了嗎?最近尤里心情好像不太好?」尤里也坐到勇利的身邊靜靜地回答「不是…」

勇利溫柔地說着「那為什麼剛才在冰場要生氣?可以說一下原因嗎?」尤里低着頭吱吱唔唔地說「因為我不喜歡你去認識其他女生……」

勇利聽不清楚尤里的話「嗯?我聽不到,可以再說一次嗎?」

尤里突然就把房間的燈關上,他覺得在自己暗黑的房間中,他能鼓起勇氣表明心意,他大吼「因為我不喜歡你去認識其他女生啦!」

勇利走到尤里身邊,輕輕伸手撫摸着他的面「能好好告訴我為什麼嗎?」

尤里捉住勇利的手把他壁咚「因…因為我喜歡你啦」【糟糕了!他會討厭我嗎…會避開我嗎?因為我是同性戀……你會反感嗎?】

勇利抬頭看着他「只是喜歡?」尤里鼓起勇氣「不是,我是愛你」【真的說出口了…完了…】

勇利幸福地笑着「終於願意說出來了嗎…我呢…害怕尤里會討厭同性戀,因為俄羅斯人好像對同性戀很反感吧…所以也不敢說」

之後就把手環在尤里的頸項把他們的距離拉近了「但現在我不怕了,我也愛你,尤拉奇卡,我愛你」

尤里感動的低下頭吻過勇利,二人甜蜜纏綿的親吻令口腔都發出了聲音,不知怎樣,尤里成功的把勇利壓到床上,他深情地看着勇利「勇利……」

勇利突然就咳了一聲「咳……雖然我也愛尤拉奇卡,但現在就想做愛也太快了吧……」

尤里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把勇利壓到身下了,他馬上從勇利身上走開「我沒說要做啦!!」

勇利笑着重新坐起來, 自然地把頭靠在尤里的胸膛「那就好了,呀……突然想起有一件事想問尤里的……」

尤里也自然地抱着勇利有點疑惑地看著他「什麼?不要問我為什麼喜歡你,這些問題我不知道」

勇利笑着問他「那現在尤里可以告訴我,除了滑冰你另一個嗜好是什麼了嗎?」

尤里的面馬上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了「沒有啦!」【想你是我的嗜好,這樣的話說不出吧!我又不是那禿頭……】

勇利蹭着他的胸膛「告訴我吧」尤里堅持不從「我才不要告訴你!」

评论(7)

热度(40)

  1. Cathy女王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