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醬

YOI小學生文筆寫手一名

【維勇】【分手復合】《如可重遇你》(一章完)

【維勇】【分手復合】《如可重遇你》(一章完)

※上班族設定
※維克托32×勇利28
※OOC可能
※R15注意
※開首為已分手情況,就是想寫一下復合

勝生勇利,今年28歲,一個日本隨處可見的上班族,人生中只經歷過一場戀愛卻分手收場,還是同性戀。

「勝生,今天下班的聯誼你不來嗎?女生們很期待你出現呢,有幾個女同事都說你去他們才會出現,來嘛!一起去吧!」木下先生積極地邀請勇利出席公司的群體活動,但無奈的是,勇利是非常不擅長應付這些場面。

「我還是不去了,木下你們玩得高興一點好了。」勇利一邊說着一邊單手摸着的那還是如很年輕的面頰。

在這熱烈的氣氛中,部門主管突然就加入了他們的對話「同事們先安靜一點,今天想為大家介紹一下由俄羅斯總部那邊過來暫時監察大家工作的同事,女同事們冷靜一點呀!」

一個高大風度翩翩的俄羅斯男人隨着主管的介紹走了進來,這個勝生勇利用盡所有方法避免再次見面的男人,他的初戀又出現在他面前。

「各位同事大家好,我的名字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三個月就要大家好好照顧我了。」維克托有禮的向各位同事打招呼,但眼睛卻沒有看過勇利一眼,勇利也偷偷的溜開避免跟維克托對上視線。

女同事們看到帥哥,當然是紛紛撲上去
「維克托是第一次來日本嗎?」
「你有女朋友嗎?」
「喜歡怎樣的女生?」
各種各樣的問題不停浮現,而勇利其實也在座位上偷偷的聽着。

「我不是第一次來日本的,五年前已經來過一次了。」
「我有伴侶的,雖然最近他好像不太理會我。」
「我喜歡……我喜歡又可愛又溫柔的類型,好像我伴侶一樣。」
維克托逐一回答女同事們的問題。

勇利聽到維克托說「我有伴侶的」心中馬上就想到【也對,他始終是那麼受人歡迎的男人,沒可能像我還是單身】

勇利聽到維克托說「我喜歡又可愛又溫柔的類型」心中馬上就想到【我這麼陰沉又愛自說自話……自然是比不上那些又可愛又溫柔的女生】

勇利突然就想參加聯誼了,他想去大吃大喝忘掉傷心的事「木下,今晚的聯誼我還是想去」

木下高興地拍拍勇利的背「這樣才對嘛!一直單身勝生你也會很寂寞吧!還是需要女孩子好好治癒一下~嘻!勝生我記得你是認識維克托的吧,你去邀請他也去吧!這樣應該可以吸引更多女生~」

五年前勇利剛剛進公司的時候,剛好碰到俄羅斯總部派人來檢查日本分部的運作,就在那時候,他就遇上了維克托。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一起了?勇利也不知道,只是跟隨感覺就走在一起了。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分手?勇利也說不清,當年和現在的情況很像,維克托只是來日本三個月,要變成異地戀的確很難維持,勇利不想去俄羅斯但也不願意把維克托留在日本,他認為維克托值得更好的發展而不是留在日本分部。

就這樣,勇利把維克托趕回去俄羅斯,二人也因為這樣吵架了,雙方也不願讓步,接着就是互相的無視大家,無論維克托怎樣打電話給他,用什麼方法聯絡他,勇利也不理會。

到最後勇利察覺到想解決無意義爭吵的時候,維克托已經沒有再找他了。

「不要吧…其實我跟他一點也不相熟的……」勇利說了這人生以來,第一個最虛假的謊言。

怎樣維克托突然就出現在他面前「是要去聯誼嗎?好呀,我也想快點再次融入這裡,我也去」

勇利馬上別過面看電腦不看他,什麼反應也沒表現出來,完全假裝陌路人,但內心卻已經非常焦躁不安【為什麼要去!就那麼喜歡被女孩子包圍的感覺嗎!不是說已經有伴侶嗎!這花心的傢伙!當初我為什麼會喜歡他呀……】

木下高興地向女同事們說「喂~~同事們~維克托先生說今晚他也去喔!大家很高興吧!」

「太好了!」「今晚就嘗試拿聯絡方式吧!」女同事們都當相興奮雀躍,但男同事們卻抱怨不停,包括勇利在內心不停的生着悶氣。

到了晚上,維克托全程被女孩子圍繞着,而男同事們則圍起來自己喝悶酒「到底誰叫他來的呀……」「你們看看他得意的樣子」「唉,人帥真好呢~」

勇利則什麼都沒說,只是不停地灌着自己,他想讓自己盡快喝醉忘掉維克托這個人。

但維克托卻拉住了他的手,用溺愛的語氣說着「好了,夠了,不要再喝,你的酒量一向不好」

但半醉的勇利卻毫不領情地甩開了他的手「你走開!最討厭你!別碰我!」之後就突然衝出餐廳了。

維克托馬上就追上去「勇利,等等!外面很大雨!」二人就這樣在雨中追逐起來。

「我不想聽到你的聲音!別叫我!」不要再用的你聲音那麼溫柔呼喚我的名字…又會沉淪下去……明明已經有了別人…為什麼還要來纏着我……

維克托追勇利後就把他擁進懷中依舊地溺愛着他「好好,不叫就不叫,你說什麼我都照做,所以不要再跑了。你看衣服都濕透,會生病的,乖,跟我回去休息一下,聽話。」

在維克托懷中的勇利顯得特別無助,像一隻全身濕透的小狗般震抖着。

維克托把他帶回了在日本的公寓,這公寓是維克托當年在日本買來想和勇利同居的,但勇利卻把他趕回俄羅斯去。

公寓什麼都沒有變,跟五年前還是一模一樣,這份安心的感覺讓勇利心中的不安減少了。

維克托拿出毛巾替勇利抹頭髮「去沖洗一下吧,我去拿衣服給你。」

洗澡過後勇利穿着維克托的衣服,明顯的有一點鬆的,但還是能穿得到「對…對不起,都怪我突然這樣衝出去才害維克托都濕透了……」

維克托輕輕摸着勇利的頭親了親他的面頰「都是我惹你生氣才會這樣的,勇利沒有錯。我去洗澡,你就乖乖先去睡着。」

維克托總是這樣寵愛着勇利,無論勇利做了什麼任性的事,維克托還是會願諒他,擁抱他。就除了勇利說要分手那一次,維克托生氣的哭出來了。

勇利卻沒有如維克托所說到床上睡覺,他想,當衣服乾了他就會離開,他不打算在這裡過夜,始終他的已經不是戀人,而維克托也說他已經有伴侶,他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好。

當維克托洗完澡後,他看到勇利還是在沙發上,他輕輕地坐在勇利旁邊「怎麼了,不想睡覺?」

勇利可能真的有點醉了,他的身體無意識地靠近維克托,二人的肌膚緊貼在一起。

勇利什麼都沒有說,但維克托知道這是勇利的性/暗示,每次勇利想要卻不敢說出口的時候就會這樣,第一次的時候也是這樣。

維克托抬起勇利的下巴溫柔地親吻着他,就像他們第一次上/床那時候一樣。

他們第一次上/床的時候,情況也是這樣,二人在街上淋了好大的雨,但不同的是,第一次的時候,他們是非常激情地脫去濕透的衣服就做了。

維克托把勇利壓到身下,開始撫摸着勇利的身體,勇利很懷念維克托帶給他的溫暖,他很喜歡維克托溫柔的觸碰「維克托……我好想你…」

維克托親了一下勇利的眼角「親愛的,我也很想你」

這個晚上,勇利准許了維克托做回當年的角色,准許他再次抱自己,也准許了自己再次快樂的回味。

維克托的新伴侶?勇利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他想再次佔有維克托,想拾回當年的那份愛。

他們又再次上/床了,像五年前一樣,像當時一樣,勇利感覺心身都被填滿了,即使他覺得這樣是令維克托背叛了愛人,這是不可接受的事,他還是不想停下來,他愛維克托,比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更愛他。

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勇利發現維克托正擁着自己還在睡覺,他想偷偷地離開,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前度,更不想被提醒自己竟然淪為第三者。

正當他想離開維克托的懷擁時,維克托就說了一句「又想拋棄我了?對嗎?」原來維克托只是在假裝睡覺。

勇利沒有看他默默地低語着「我們又不是戀人……那裡來的拋棄…」

維克托緊緊地擁着他「你在說什麼?我們都沒有分過手,你一直都是我的伴侶,是我的勇利。」

勇利這時才看着維克托的面「你在說什麼?五年前我們已經分手了吧…」維克托也看着他的雙眼堅定地說「我不記得我有答應過,勇利又在自說自話,好過份呀!」

勇利一副狀態外的樣子「維…維克托在說什麼?」
維克托突然就咬了勇利的肩頭「勇利又想不要我了!不行!五年前沒准許過,現在也不打算答應!勇利這個背叛者!」

勇利哭出來了,原來維克托說的伴侶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他還以為維克托不要他了,他把頭埋在維克托的胸膛「維克托……不要走了…這次不要走了…維克托的前途什麼的我都不想管……只在我身邊就好了!留在日本吧!」

維克托親吻了勇利「終於願意說出來了嗎?我的勇利,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不會離開你,所以你也不要再想趕我回去了。」

我愛你,勇利。
我愛你,維克托。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