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醬

YOI小學生文筆寫手一名

維勇,ABO《秘密》上篇

維勇,ABO《秘密》上篇

這是一個不爽為什麼大家都寫勇利隱瞞自己是 Omega,而很少人寫維克托隱瞞自己是 Alpha而想出來的故事XD

※時間點在12話後,設定二人已同居情侶關係
※虐文?算是吧( ´▽` )
※ABO設定(無肉!)
※維克托 Alpha,勇利 Omega
※病嬌維注意!(結局防雷)

~~~~~~~~~~~~~~~~~~~~~~~~~~~~~~~~~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大家知道他是一個舉世矚目的花滑界傳奇人物,花滑五連霸的霸主

表面上他是一位有着強大自信、優雅風度、完美外表,而且是個跳躍技術和樂曲詮釋的全能型選手,被外界稱為『俄羅斯的活傳奇』

但有一個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他是一個 Alpha,而不是一個 Beta

在維克托少年的時候,他剛好完成了性別分別,他本來非常慶幸自己是一個 Alpha,會比其他 Beta強大,也不會像 Omega一樣發情,可以永遠都當一個領導者的角色

但不幸的是,他的氣息質太強,曾經多次發生意外把 Omega 薰暈的了事故。還因為氣息質過強,每次外出身邊的 Omega也會被他引得馬上發/情,造成了很多麻煩,令到他好像變成了一個罪人

於是,他由分化完成後,就一直努力去裝一個 Beta,不停吃抑制劑壓抑自己的氣息質,每天也會噴上 Beta的香水,為想成為一個 Beta努力着,對外也宣布,自己是一個 Beta,直到遇上了勇利,他這個想成為 Beta的心就更強烈了。

因為,勝生勇利是一個討厭 Alpha的 Omega,他極度討厭 Alpha,甚至不願意和 Alpha當朋友,也曾經直言只會接受 Beta和Omega的愛侶,絕對不會要任何一個 Alpha

維克托曾經問過勇利「勇利,為什麼你會那麼討厭 Alpha?」勇利馬上就露出冷漠無情的樣子回答「因為 Alpha全部都是滾蛋……」

看到勇利那副冷凍的表情,維克托就開始緊張起來,他本來打算向勇利坦白承認自己是一個 Alpha,但現在,他又不敢說了

維克托緊張地吞了一下口水繼續問「為什麼這樣說?」勇利皺着眉頭回答他「因為曾經試過被陌生的 Alpha 襲擊,而且不止一次……」

勇利停頓了一下,緊緊抱着自己的身體,就好像被人侵犯了的感覺,他的身子正輕輕抖震着「維克托你能想像到被一個陌生的 Alpha嘗試強行標記的畫面嗎?有多可怕你知道嗎?」

維克托當然知道,因為他也是一個 Alpha,Alpha的易感期來到的時候,只會瘋狂地想把身邊的 Omega都標記,把他們都變成自己的東西,不論對方願意與否

維克托輕輕的點了下頭,勇利繼續說着「 他們突然就會捉住你,想把你……之後又會想在你的後頸咬下去,一面慾望的表情……好可怕…幸好每次都有人來救我,不然我就真的……」

維克托把勇利擁入懷中安慰着「沒事的,已經沒事了,以後有我保護你,你不用怕」勇利微笑着回答「幸好維克托是個 Beta,真的太好了」之後就把頭埋進了維克托的胸膛

維克托不敢出聲,不敢承認自己是一個他本來就是個 Alpha,當聽到勇利為自己是一個 Beta而感到高興,想說的話,又留在心中不敢說出口

直到某一天,維克托的秘密被勇利知道了

維克托的易感期突然之間來早了,害他毫無預算,正擁着勇利睡覺的他突然就好想把眼前的 Omega吃得一乾二淨

他突然就把勇利壓在身下,有點粗暴的親着勇利的頸項,同時想把勇利的衣服全部脫光,勇利被維克托突然的舉動嚇壞了「維克托!你在做什麼!停手!」

但維克托被勇利香甜的氣息質迷惑着,他忘記了他應該要是一個 Beta才對,他的理智迷失了,他竟然散發出帶點威脅性的 Alpha氣息質強逼身下的 Omega要乖乖聽話「乖,讓我疼一下,不要反抗」

現在的維克托只是個神智不清的 Alpha,被慾望吞噬了的 Alpha,連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勇利感覺到維克托身上 Alpha的氣息質,身體自然是反抗不了,他只能無力的躺在床上哭泣起來,任由這位 Alpha放肆的行為「為什麼…為什麼維克托會是個 Alpha…?」

維克托聽到勇利的哭泣聲才清醒過來,他停下手上所有動作,帶點驚恐地看着身下的人「對…對不起……我只是…只是……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維克托完全解釋不了,他的確是在欺瞞勇利,自己還要做出這種利用氣息質逼使別人妥協的禽獸行為,但他絕對不是故意,只是被 Alpha的本性影響了

勇利聲嘶力竭的器着推開了維克托「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該死的 Alpha!我以後也不想見到你!」之後就直接離開了屋子

之後幾天,勇利也沒有回家,維克托決定要到外面找找他,結果找了一整天,也看不到勇利的身影

正當維克托氣餒打開家門時,他感覺到空氣中有勇利的氣息質,他以為勇利回來了,他馬上衝進屋子內找他,但卻不見蹤影

維克托想了一下「該不會……」他立即衝到房間打開了勇利的衣櫃,空了一半。他又急忙地打開勇利放置證件的櫃子,重要的證件全部被拿走了。

這樣的情景告訴了他,勇利走了。

他用盡了所有的方法去找勇利,也嘗試過去日本找他,但還是尋找不到他的身影,而且勇利的家人也不願意告訴他勇利去了哪兒,他們覺得維克托只是個傷害了勇利的 Alpha

勇利突然就好像消聲匿跡了,好像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勝生勇利這個人。沒有了勇利,維克托就開始自暴自棄,不願意再滑冰,也不願意外出,甚至不願意和外界接觸,維克托的家人也完全沒法勸他

但維克托想也想不到,勇利竟然是逃到泰國了。除了日本的家人,勇利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披集一個好友。披集替勇利瞞過了維克托,讓勇利可以暫時先留在泰國,直到維克托不會再找他,勇利才打算回家

現在勇利暫時先在泰國當一個小小的滑冰教師,順道可以跟披集一起練習。同樣身為 Omega,披集想盡了辦法希望勇利可以體諒維克托的處境「勇利,你真的不想見一下維克托嗎?他應該很想你」

勇利看也不看披集冷冰冰地回答「披集,你也是 Omega,我以為你會明白」披集戰戰兢兢地說「我明白,有時候 Alpha的確令人覺得很可怕,但是維克托一定有自己的原來才會瞞着你的,你真的不聽聽他的解釋?」

勇利的心揪心地痛着「如果他真的愛我,就不應該瞞着我…他知道我最討厭 Alpha」披集緩緩地打了一下勇利的肩膀「你有想過,其實他只是怕你會討厭他,離開他嗎?而且他最後不是停手了嗎?他跟其他 Alpha不同。勇利,你應該想清楚一點才離開」

勇利不想再聽披集的話,忠言逆耳,他拋出了一句「我不知道」後,就打算離開冰場,正當他換好冰鞋想離開的時候,有一位年齡比較成熟的女士擋在他的前方「請問你就是勝生勇利先生了嗎?」

勇利困惑地打量了眼前這位銀髮的女士「對不起,我應該不認識你的」女士微笑着「你的確不認識我,但我的兒子認識你」勇利輕輕的皺着眉頭「你兒子是?」女士保持有禮地說「是維克托」

勇利一聽到維克托的名字,馬上就急忙推開了好想離開「對不起,我們已經沒任何關係的了」

~~~~~~~~~~~~~TBC~~~~~~~~~~~~~~~~~~

评论(13)

热度(84)